正文 一四一七章 超级接线员登场

MOUNSTER在人间 无境界 5436 字 2020-11-21

【17k小说网 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最新永久域名:,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凯恩不愿意再无限制的投入新的技术或神秘要素。

然而雷文德斯又的确有需求。

光靠两名传奇+的邪武,可不那么容易搞定半神。

而时间一旦拖的稍长一些,德纳修斯出手,战事走向就立刻会变得扑朔迷离,难以预料了。

思忖之后,凯恩将注意打到了正在由他亲自改造的邪能战舰上。

他一边给邪武下令,让它们吞噬成长,一边加快了战舰改造的速度。

接到了命令的邪武,在确认秩序石碑的位置之后,开始展开暗杀吞食式的血腥成长。

所有具有旧支特性的邪神生物,都具备吞食成长的能力,只不过有些选择面更宽泛,有些则窄。

这方面邪武算是中规中矩,所有生命,都在它们的食谱上,超凡能量也行。

于是温尔西们倒了霉。那些巡逻队,在邪武眼中,就是大型肉串,它们的吞吃方式也非常的惊悚,嘴里突然就探出十几根触须,这些触须在飞射的同时,迅速生长,宛如枪矛般将目标刺穿,然后缠卷,再然后一收!

因带有空间折叠效果,从视觉角度看,那些被卷的温尔西,会不断缩小,宛如仙道的神通法术,最终真个像是阔口撸大串般,被很爽的一口吞下,嚼吧嚼吧,咽了。

并且还会像吃甘蔗般,将衣甲之类以渣屑的形态从嘴里啐出来。

温尔西们很敬业,自然很快就发现有巡逻队失踪,但除了衣甲渣屑,他们无法获得更多的情报了。哪怕用预言术回溯时光也没用,神性生物无法被预言术探知。

不久之后,更多的巡逻队失踪。

温尔西不可避免的躁动起来,谁都知道有可怕的敌人潜伏在暗处,伺机而动,可就是找不到。

怎么办?收缩兵力,抱团取暖?那么城防和巡逻任务还怎么落实?万一因此而放进来更多敌人,己方却毫无察觉,那可就糟糕了。

事实上温尔西们接到的德纳修斯大帝的政令,最基础的工作,就是及时预警。德纳修斯并不指望他们能干掉入侵者,是他们自己想要积极表现,以获得业绩和对应的奖赏。

可现在,他们发现,哪怕是最基础的工作,都是要冒着生命危险才有机会完成的,并且机会还极其渺茫。

凯恩通过分镜头,看了看七个分区的情况,撇撇嘴,心说:“全民皆兵又如何?能掩盖菜鸡的事实?”

的确,德纳修斯平日里对臣民的苛责,以及权贵体系的层层盘剥,使得最底层的温尔西早就被压榨到了极限。

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反抗的心思都生不出,早就麻木不仁,靠一些些奖励措施刺激,才会像是尸体的神经抽搐般动那么一动,这样的子民,又怎么可能堪用呢?

不过,德纳修斯也没指望温尔西能有多好的表现,在听闻了外面的情况后,笑道:“还不错,只要那些贱民能吸引敌人的注意力,使得他们没空干扰祭祀仪式就可以了。加强警戒,不要掉以轻心,严防声东击西。”

就这样,雷文德斯陷入了诡异的相持阶段,德纳修斯的高级打手们按兵不动,凯恩的麾下则等待着战力就位,倒霉的就是炮灰级的温尔西,他们成了邪武的食物。

邪武的起点是传奇+格位,成长极限是圣域,先需要将蜕变的消耗补回来,成为名至实归的传奇+,然后再一路吃,获得足够的神秘要素和超凡力量,从而进阶。简单的算一算就不难得出结论,它们需要的食物是海量,尤其是温尔西本身就没什么营养,所以理论上,邪武有肚量吃光所有的温尔西。

雷文德斯除了温尔西,还有其他生物、造物。

比如顽石军团,石裔魔、加尔贡、恐惧蝠。

石裔魔就是魔兽宇宙特色的石像鬼。

加尔贡则融合了熊、狼、狮、蝠的特征,比如它的四肢,就极具狮子的特点,身体则像短尾胸,头部有狼和熊的双重特征,耳朵则是尖的,像是蝙蝠耳。

恐惧蝠就没啥好说的了,哥特风如果没有成群结队的大蝙蝠在空中飞掠,那么气氛会降低好几个档次。

总之顽石军团的社会定位,就是守卫和鹰犬,不过由于心能的匮乏,它们中的大部分,都处于待唤醒状态。

最后就是泥仆,这些脚大手大身体小的生物,属于活化类造物,是由魔法淤泥塑造的,它们任劳任怨的为温尔西服务,包括为了取悦温尔西牺牲自己。

除了这些,雷文德斯也是有着一些野怪的,不过曾经的世界因亡魂大河直坠噬渊千年,而彻底灵魂废土化,本就缺乏多样化的生态环境造就崩了。

如今还存活的野怪,只剩吞噬者。这种有着大力水手式的胳膊的类人形态怪物,细腰阔背,天神45度角看,宛如冰激凌发光的甜筒上堆了两颗巧克力豆,巧克力豆就是脑袋,没有耳鼻口,只有发光的独眼。

这种看起来很叼的玩意,其实就是残魂垃圾佬,雷文德斯散溢的精神能量,基本都被它们吸收了。

从本质上讲,吞噬者才是雷文德斯生存能力最强的生物,理论上只要还有其他生物活着,它们就不会死。

当然,不会死并不等于活的很好。

而在凯恩看来,这些扮演环境清道夫角色的生物,在雷文德斯的固有运转机制早就停滞的今时今日,同样没有了存在的必要。

“天若有情天亦老。反过来,天道无情,只讲法理、规则。从这个角度看,魔兽宇宙的大地狱体系最失败的地方,就是让生命参与到了体系的运转中。灵魂充当被处理的原料就好,以原料管理原料是什么鬼?真是的。”

凯恩又想:“这么low的系统,换成是我,我也会将之推翻,又或取而代之,从中牟利。毕竟短板很明显,摆在那里等人攻略。”

新一批的邪能战舰改造出来了,吐槽结束。

十四艘邪能战舰出现在雷文德斯,因为有邪武引导,一步到位,很快就锁定了各自的目标,秩序石碑。

没什么好说的,杀。

邪能战舰内部,掌控邪能战舰的邪神,借道暗影界,勾连梦魇世界的艾泽拉斯禁忌之海,那里有黑暗奇点,超级能量漩涡,最不缺的就是暗物质、暗能量。

之后,再连接邪武,好歹是一脉相承的旧日支配者血脉,神性生物的逼格也允许开启超空间虫洞。

于是,邪武就像棱镜折射光般,将黑暗力量释放。

直径超过1米的高能能量柱,外层缠绕着黑色的闪电,撕裂空间,放出震耳欲聋的嗡嗡声,宛如星舰粒子炮在持续轰击,所过之处,摧枯拉朽,毁灭一切。

一切事物都在这黑色能量洪流中崩解流散,就像定向狂风中的沙丘,形成烟尘般的效果,体积迅速的减小,最后彻底消失。

这就是邪武破坏仪式的方式,简单粗暴,也不会闯进仪式大厅才开火,而是潜行到差不多的位置,就直接开喷,也不管前面是墙壁还是其他什么。

这样的做法,让德纳修斯的布置几乎完全落空。

原本是个陷阱的来着,祭祀仪式可以临时切换到维度之外,而将埋伏在那里的真神爪牙置换进场,陷阱就完成了,入侵者不得不跟强大的真神爪牙厮杀。外围还有德纳修斯的人看场子,防止突围。

现在好了,爱谁谁在那里,反正我就是无脑喷,充分体现了塑能系施法者进攻时的粗暴特征。

真神爪牙在暗能粒子炮的持续轰击下,死的要多惨有多惨,跑都跑不掉,因为有强劲的能量引力效果,就如同大水顺着一个井道冲,井道中的人,很容易就被激流冲刷的无法依附在井道壁上,而向下游坠去。

下游具体有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在电浆般的能量流中玩激流勇士绝对刺激,很快就得融化在里边。

而这蛮横的能量总是会找到出路,基本都冲向了天空。因为雷文德斯并没有发达的幽暗地域体系。

这些冲天而起的黑色光柱,并没有被浪费,而是在舰载邪神的神术云朵的作用下,下起了黑色的电浆雨,很快整个世界都在这种能量雨中被腐蚀。

什么城墙,房屋,雕塑形态的顽石军团,枯石态的森林,以及废土化的大地,都在这能量雨中被侵蚀魂灭。

那些尚且含有能量的,会与黑暗能量雨产生对抗,形成魔光火花,一时间大地上光华缭绕,透着残酷的美。

德纳修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知道,眼前的侵蚀比真神玩的那一套还疯狂和凶猛,照着这个趋势,用不了多久,雷文德斯就会被化掉,而不是被真神爪牙打造成破坏之地。

“收割者!干掉这些入侵者!”德纳修斯紧急呼唤半神打手。

七枚光茧突然出现在秩序石碑的上空,光茧中走出强大的收割者。们平时一直躲在秩序石碑构成的领域中,只要秩序石碑不碎,们就不用担心能量匮乏。

因为秩序石碑直接从暗影界抽取能量,至于心能,自然有德纳修斯供应。

然而现在,们刚刚现身,秩序石碑就被黑暗放逐术扯离了雷文德斯。

“以为没有了秩序石碑,相应法则就会失效么?愚蠢,这片大地才是法则的真正栖身之所,石碑只是标志,沟通之物。”

在德纳修斯的点评声中,收割者展开了攻击,们的目标是邪能战舰,们的攻击带有法则之力。

然而们的打击,仅仅是在邪能战舰的表面闪烁了一层光芒,便被吸收了。

“这怎么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不就是灵魂法则七宗罪么,我们的相关研究,更透彻,无非是水土不服,现在有了规则石碑做代理,论法则之力,你们根本不是对手。”

凯恩并没有抹杀收割者们,这些带有被合道特质的存在,想要抹杀没那么容易。

凯恩要做的是剥夺们的权柄。

而具体的办法,分两步走。

一步,就是继续下黑色能量雨,削弱雷文德斯的整体法则逼格。

另外一步,则是让规则石碑重新运转,保证法则留存性。

这样一来,被削弱而跑不掉,而能让规则石碑运转,将会被法则之力本能青睐。

结果就是,削弱的会是整体和收割者,而规则石碑的运转体系,则始终保持良性状态。

最后的最后,收割者自然被法则舍弃而剥离合道状态。

‘咻!’七艘邪能战舰直接折跃,出现在噬渊上空。

然后竖立如高塔,不久之后,引导之光自这高塔的最顶端亮起,亡魂大河像是水桥般,分出七股,各自投向邪能战舰。

被分流的亡魂河水进入邪能战舰后,邪能战舰就开始由上而下次第闪光,就像发光的电梯,一层层的下降,其光芒透过半透明的电梯外壳散溢了出来。

而这光芒到了最底层后,则涌入一个能量漩涡中消失不见。

而在雷文德斯,获得了秩序石碑的七艘邪能战舰,则屁股朝上,前端冲下,宛如倒立的石塔,尾部的能量漩涡,接收来自噬渊的伙伴舰船的能量投送,进入舰体后,通过秩序石碑,开启灵能分拣。

而在战舰的最前端,能量晶石渐渐凝结形成,随即放射出能量光束,这些光束会跟其他邪能战舰的光束对接,其实就是经过处理相应情绪能量提取后的灵能,流向其他舰船,进行处理。

这样的操作其实并不如何复杂,关键是需要逼格。只有神祗才能玩的转。

而凯恩能批量造邪神,每艘邪能战舰的统御者,都是邪神,于是类似体外循环的体系就搭建起来了。

收割者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们发起了一次次进攻,但有法则庇护,又不缺能量的邪能战舰,不是们能轰破的,们最具攻击力的法则打击,因为邪能战舰拥有规则石碑而无效化了。

德纳修斯见到这一幕,坐不住了,的本体中涌出磅礴的能量,化作巨大的投影,然后就像从池塘中浮出上半身的巨人,以纳斯利亚堡为中心,探手去捏邪能战舰。

在的庞大神躯比衬下,邪能战舰不过是巴掌大小的纸筒,似乎一把就能捏扁揉碎。

但实际上却像是人探手去捏烧的通红的铁块,立刻就皮开肉绽,青烟袅袅。

凯恩不屑的腹诽:“你想毁灭雷文德斯原本的法则体系,法则怎么可能仍旧钟情于你?无非是你的放血策略比较成功,雷文德斯在机能停滞的同时,剥夺你的资格的进程也停止了。而现在,代表着雷文德斯法则的规则石碑,正在排斥你的支配权,而没有了法则之力,就你那不入流级别的神力,也想跟旧支神力斗?你也配姓赵?”

确实,撇开合道带来的法则收益,德纳修斯作为神祗,其实真的只能用普通来描述。毕竟是被合道,而不是自己一步步靠着努力爬上来的。

不管是不是被真神忽悠了,反正德纳修斯对自己的合道状态很不满意,想要更多的支配权,那么就要改变道的性质,与之掰扯清楚,谁是爸爸。

千年削弱,仍旧没有达到最弱,但凯恩的出现让德纳修斯的合伙人等不及了,表示,现在就开始炼化吧,我出火,你出人,一旦完成,雷文德斯代表的定罪赎罪法则,就是你的神职,你可以自定义罪与罚。

结果法则未被炼化,而是被凯恩嫁接了去,并且养了起来,眼瞅着计划要破产,自然要拼一拼,可惜是借助职位才牛掰的,本尊并强大。

神之化身没能捏碎邪能战舰,邪武们却是升到了空中。邪能战舰中的舰载邪神,利用神术,开启能量通道,将黑暗奇点的能量源源不绝的抽取过来,又以无线转送的方式输送给邪武。

邪武们像是棱镜炮,疯狂的释放能量,轰击纳斯利亚堡。

纳斯利亚堡在雷柱般交错的黑色光流中崩坏瓦解,爆炸燃烧,很快就成为了废墟。

德纳修斯本来是能用神力保护纳斯利亚堡的,但将力量用于自保,已经要求合作伙伴来帮了,如果得不到足够的回应,将逃亡。没有了维度化身的格位虽然让流于平庸,但总好过殒落在这里。

真神很无奈的翻开了第三张底牌。

亡魂大河突然改道,不再直下噬渊,而是斜向流向雷文德斯。

当然,这只是一个带有象征性的景象,因为按照灵魂高贵到低贱分层,噬渊最低,然后就是雷文德斯。亡魂大河的角度,代表着它的倾泻方向。

于是在雷文德斯,亡魂化作点点光雨,漫天落下。景象自然是极美,意图却是很阴险。

这就像给一个饿了五六天的人嘴里使劲塞大鱼大肉。

实际上在当初,就是联系现实宇宙的多个世界,同时发起残酷战争,使得亡魂猛增,然后以亡魂洪峰的手法,令奥利波斯不堪重负而宕机,再然后才有了亡魂大河直入噬渊。

而现在,真神打算用同样得办法,来冲击雷文德斯。

虽然亡魂大河比之当初的洪峰差了许多,但雷文德斯经过千年的削弱,吞吐力也成倍的下跌,亡魂大河,理论上足够令其崩溃了。

“原来是考验运算力和批处理能力啊,你们这些连九九乘法口诀都背不完整的土鳖神祗,也敢挑战运算力每秒兆兆次的超超算机?真是自寻死路!不就是相当于剁手节期间的物流分拣业务么,我接了!”

【17k小说网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