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八章 每次呼吸,都在奔向未来

【17k小说网 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最新永久域名:,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拉开厚重的玻璃门扇,海洋气息浓郁的风瞬间扑鼻,将发丝吹的凌乱飞起,又被一双大手抚平,远处,波光粼粼中有大船航行直达港口,自动化的拆卸设备将人类淘汰,从此集装箱下再也没有工人们的熙攘。

他听着纸张翻阅的声响,凑到鱼缸前抓起鱼食撒到水中一些,鱼缸不小,足有两个立方,缸内生态是找大师来弄的,在适合鱼类生存的前提下,增加了观赏的美感,可惜的是,缸里只有两条红薄荷神仙,看起来有些空荡荡的。

不过也是机灵,吃食时并不全神贯注,手指只要轻轻一点缸体,鱼儿就摆了尾巴,呲溜一下游出好远,这活灵劲儿倒也有趣。

“陆先生,我看完了。”

“好。”

应了一声,坐回办公桌的主位,眼前的中年男人思考片刻后表情仍然凝重,将纸张放置在桌面,像是在考虑措辞,该如何劝解陆泽对自身健康不太负责认的想法。

他叫肯尼,陆泽聘请的私人医生兼营养师,这次是为了给陆泽做一个身体检查,为将来《无可倾听》的瘦身计划保驾护航。

“你的身体状态不错,除了受过一些硬伤需要避免剧烈运动后再次复发外,其他都是小问题,但……我真的不建议你进行短期快速减重,而且是三十公斤这么大的重量,这样一来对身体的负担会比较大,三个月的时间太短了,一定会对身体造成不可逆的伤害,以目前你的身体状况来看,最少半年,还是在特别自律的情况下才能完成,毕竟你的体脂只有百分之十四。”

“时间上我倒不是那么紧张,三个月只是我心理预期的最短时间,如果你说可以减掉,那当然最好,如果不行……那就算了,这没关系。”

“我真希望你说如果减不掉三十公斤也没关系,甚至想主动劝你算了,少减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但想想又觉得我应该理解你对艺术上的追求,如果你真就那么简单的放弃了,你也不会成为这么厉害的演员,而是像我这样的平凡人了。”

说些说些,他摇着头笑了,看来是没有什么要叮嘱的,把陆泽的体检表装进牛皮纸袋后,起身与陆泽微笑握手,最后叙述他所制定的计划。

“你的形体训练师已经跟我联系了,等我回去后就会跟训练师一同着手制定你的食谱,大概三到四天后会发到你的邮箱里,一些营养品也需要置备齐全,在开始训练后,每三天我会过来为你检查健康情况,另外你有任何的不适,哪怕是一丝丝的疲倦,也要立即给我打电话,并停止训练,你要当半年的食草动物了,祝你好运陆先生,那么今天就这样?”

“好,我送你。”

这会是一场不简单的历练,以一种陆泽从未经历过的方式,在保证健康的情况下减重到五十五公斤,当然很困难,但就像肯尼刚说的,如果他总是喜欢玩些简单的,他也不会成为今天的自己,所以来吧,都是小问题。

送走私人医生后,一天的生活才刚开始,换上笔挺的西装,随手拎起一袋速食蔬菜汁,一家新公司生产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不是智商税,不过味道还不错,他喜欢喝。

原本落满灰尘的库里南也做了一次大保养,光洁如新的停放在面前,陆泽本意是想把这辆库里南卖了来填补公司资金上的空缺,但这区区几十万欧对于公司的运转而言根本是杯水车薪,砸进去一点响儿都听不到。

并且公司也确实需要辆豪车在有必要的时候充当牌面,于是陆泽这份愿与米奇共患难的心思也被这么搁置了下来。

叼着蔬菜汁,上车点火,车辆安静的启动,朝着公司的方向前进,从意大利回来后,每天都是如此,虽然没有公司,但在热闹的地方总比一个人窝在家里舒服,总之给自己找点事儿做,是人生的必备技能。

总部依旧像往常一般热闹,甚至有不少记者开始在门口蹲点,这是在《流放》上映后就开始有的动向,在法蒂尼的警告过后,记者朋友们也收敛了许多,只是在门口蹲拍,没有做出更过分一些的举动,米奇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乐于他们这么干,毕竟娱乐公司嘛,总归是需要一些曝光度的。

下车后,无视这些每天只能拍拍自己穿了什么衣服的记者,走进公司,大老远就能听到摇滚乐的声音,伴随着人们的嬉笑,从楼上传来。

老吉尔这几天打扮的都很帅,或许是相了老伴儿,坐在收发室里都不忘带着一顶绅士帽,就像是阳光真能从西窗户照进来似的,见到陆泽后,放下报纸对陆泽摘帽示意,有点老绅士的范儿了,正经的那种英国绅士。

二楼,推开米奇他们最常用的会议室大门,一帮人在玩投壶,乒乓球在摆放好特定位置的瓶瓶罐罐上跳跃,最终与可乐杯擦肩而过,让这一大帮子人抱头惋惜。

“陆先生,早上好。”

“来了?”

大家放下手头的玩具向陆泽问好,除了那个还在抱头哀嚎的孙子,所有人都对陆泽表示了尊敬,陆泽做出了回应,余光中却扫到了一个不太适应环境的男孩。

“查理,欢迎回来,在剧组呆的怎么样?”

“谢谢你,陆先生,很不错,学习到了不少的东西。”

金发碧眼的少年轻揪着衣角,面对着比他高出一头的陆泽,仰头腼腆的做出了回应,表情控制的虽然很好,但揪衣角的动作却把问题很明显的暴露在了陆泽面前,托米奇的福,公司内大部分演员进剧组后,导演们多多少少会把“环球兄弟影业”的演员和其他公司的演员区别对待。

这是一种对比剧组其他演员,有着明显区别的对待方式,以至于他们的容错率要比其他公司的演员低上很多,往往第二次或第三次卡掉,导演的批评就会涌来,在这种情况下,演员的心理状态实际上是非常压抑的。

若非是陆泽挑选的这帮演员表演素质确实过硬,让那些被米奇间接性得罪过的导演实在挑不出什么毛病,估计眼把前儿这帮玩的正欢的演员的风气面貌绝对不会像这样精神抖擞。

可查理不一样,实际上他的心理素质并不过硬,也不像公司其他演员一样有着很长一段时间的表演经验,且陆泽需要承认,比起其他演员,他在招收查理时,确实过于注重外表与气质,至于演技,只能说很有表演的天赋,但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转化成真正的实力。

看样子,查理在人生第一个剧组中生活的并不好,米奇是第一个感知到的,并发短信让陆泽来劝导,今天陆泽过来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这个。

接了杯咖啡在查理的身边坐下,两人一同目睹着乒乓球跳进了可乐杯中,众人的欢呼声爆发,让两个并没有去庆祝的人看上去有些格格不入。

从西装内衬中拿出定制的雪茄烟盒,合金制的,重量轻盈,握感极佳,保险杆跳出时声音清脆,吸引了查理的目光,看着陆泽拿出一支经典尺寸的雪茄放在唇上点燃,他默不作声,等到陆泽将雪茄盒递到他面前时,他摆手拒绝。

“第一次杀青后的第一支雪茄?”

“我不会吸,谢谢。”

“很贵的,大概要二百欧一支,味道不错,不来尝尝?”

此时的陆泽不太像是个好人,像是在极力的推销自己的产品,这让查理有些忐忑,心中不想,但又不好意思拒绝身为老板兼偶像的推荐,停顿了许久后,才咬了牙,坚定的再次拒绝。

“真的不会吸,谢谢先生。”

再三的推辞让陆泽收起雪茄盒,扔在桌上不去管,嘴唇轻启,烟雾从嘴角一丝丝的向外流淌,已打开的窗像是天然的油烟机,将这一丝丝的薄雾吸走,还给房间新鲜的空气。

他靠在椅背上,三根手指捏着雪茄轻轻转动,回头,带着笑容,对查理说道。

“每次我点燃雪茄时,都跟做梦一样,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你知道为什么么查理?”

“为什么?”

“这根雪茄我三十分钟就可以抽完,但十八岁时,它是我一个月的工资。”

这让查理有些意外,但还达不到吃惊的程度,只是听着陆泽的这番言语,他能感受到一丝别的意味,值得他去深思某些事情。

他是陆泽的影迷,自然了解过陆泽的成名史,但在他的记忆中,陆泽是一位非班课出身的野路子演员,凭借自身天赋,快速从华夏电视剧产业脱颖而出的天才,至于更早之前的过去,却没有更深的了解。

还没等查理去完全理解陆泽言语中包含的意思,陆泽再次自顾自的说起。

“我跟你一样年纪的时候,在餐馆做传菜员,那时候的汇率大概在一比十一左右,算下来,我的月薪大概在一百八十欧。”

一百八十欧,在英国估计只有流浪汉和难民才会把这当成一笔很大的数目,从传菜员到影帝,两者之间的差距如同天堑,查理没说话,但已经明白了陆泽的意思。

“后来听说做群演赚的不少,我就带着二百欧坐了四十多个小时的火车来到另外一个我完全陌生的环境做起了群演,从那时候开始,我才算开始了表演生涯,起初我很笨,什么都不会做,挨了不少骂,吃了不少亏,一年多以后,才慢慢有了些起色,听说经济公司招人,我被人介绍进去正式成为演员。”

这是一个与网络百科中截然相反的陆泽,没那么的天赋异禀,但更加真实,查理看着陆泽手上厚厚一层老茧,与手背上星星点点的伤疤,对于曾经的陆泽逐渐有了自己的认知。

“你也挨过导演的骂么?”

“当然,一天不骂我,导演都活不下去的那种,但查理,我想说的是,他人对你的定义永远存在于未来,而不是停留在现在,因为你的每一次呼吸,都是在与未来靠近,也是在和过去告别,如果你只纠结于自己过去所犯下的错误,那么未来的你,依旧不会被他人所认可,既然已经成为了过去,那就该放下了。”

陆泽说的真切,查理没有再听不懂的道理,忽然间就便的沉默了,年少的男孩子总是莫名羞于被人安慰,或许真的是在片场中受到了太多的贬低,陆泽能明显感觉到他身体在轻微幅度的颤抖,于是他伸手,搓了搓查理柔软的金色长发。

这是一种具有奇效的良药,短暂的颤抖过后,查理重新平静了下来,只是鼻子仍是酸的,隔上不久就会吸一吸鼻水。

查理总算是抬起了头,把这张俊美的脸展露在外,脱离了长发的遮挡,而后,一只白皙的手轻轻抬起,缓缓伸向了桌面上,那带有精致银色纹理与小牛皮包裹的雪茄盒。

手指轻挑,保险杆再次发出清脆悦耳的机械声响,盖子自动弹开,向查理展示着纯手工卷制的古巴雪茄,犹豫片刻后,纤细的手指最终握住了最左侧的一根,并缓缓拿起……

“啪啪啪啪……小查理开始成长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的视线就一直集中在陆泽和查理的身上,当他拿起雪茄时,掌声便开始响起,这更多是一种象征意义,而非吸烟就是成长。

查理仍有些腼腆,拿着放在嘴边的雪茄不知所措,只是一味的点头,向自家公司的大哥哥大姐姐道谢,甚至连米奇点燃火机凑过去时,都下意识的准备给自己点上一根。

直到脑袋被拍了一下,陆泽将雪茄一把夺过,从新放回盒中,才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表情有些木讷的望着搞背后偷袭的陆泽。

“年纪轻轻学点好的行不行?”

陆泽飞速把雪茄盒揣进怀里,一巴掌抽开了米奇伸过来的黑手,拿起放置在桌面上的乒乓球,随手扔向摆放好的锅碗瓢盆,在一阵叮叮当当的撞击声后……

应声掉进可乐杯中。

“……”

【17k小说网提供纯净小说阅读环境 】